光华管理学院 本科 经济学 微观经济学部分 期末考题

Q1.Eternality外部性(8分)

Jones是歌剧爱好者,喜欢在公寓里大声播放歌剧,这能给他带来100镑效用;Smith讨厌听歌剧,听到邻居Jones播放的歌剧会使他的效用损失60镑。(部分年份试题为损失80镑)

(1)从效率角度分析,是否应让Jones播放歌剧?(2分)

(2)如果Jones和Smith两人可以进行无成本协商,能否让Jones播放歌剧?(3分)

(3)如果Jones播放歌剧会影响全楼居民,只要有一人反对Jones即无法播放歌剧,此时两人仍能进行无成本协商,问能否让Jones播放歌剧?(3分)

20190107,我,smd,经济学期末GG,遂作此文。

危险发言。圣诞夜你军球员全家团圆,而我只想日这条单身狗。
过了期末季我就日洛,真的。

[授转]拉希姆·斯特林爵士的忏悔

原作者追逐风的昆德拉,写于20181218



今天是英社自曼苏尔酋长入主以来的第40个年头,曼苏尔酋长将在今天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,作为曼城的功勋名宿,我拉希姆.斯特林爵士应邀前往!注意,此英社可不是乔治.奥威尔《1984》笔下的邪恶组织,而是我们最英明,最万寿无疆的曼苏尔酋长所指引我们足球的方向。你可以说是向金元足球发展也好,你可以说是让当初我们那批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先踢出来也好,总之,英社是无比正确的决定,它让曼城从一个小破俱乐部,变成现在在世界足坛上呼风唤雨的豪门。


但是,回顾往昔,我的内心充满了忏悔。按太宰治的说法,我是不配为人的;我也想向普罗米修斯道歉,你千辛万苦盗来的火种,那冉冉火光映照出的竟是这样丑陋的灵魂。


利物浦为我的成长付出了一切,他们供我吃,供我穿,把我养育成人,让我在苏亚雷斯和斯图里奇这两大神的身边揩经验,当我一身神装的时候,我却抛下了风雨飘摇的利物浦。是的,当时我财迷了心窍,在英社的鼓动下,我蠢蠢欲动。真正打动我的是哈维老酋长的话,他说我得代表我自己,去掌握自己的未来,我成了他真正的粉丝。


加入了曼城,在英社的指引下,我的财富迅速累积。我开最豪华的跑车,睡最带劲的女人,我要忘掉那些称我为逆子的**。不得不提到我的恩师罗杰斯,他最看不上英社,却钻了英社最大的空子。他买了100多套房,现在成了真正的大富豪。


我热衷于一种叫笑气的东西,它能让我忘掉所有憎恶我的人,包括我自己。在精神飘忽游移,恍恍惚惚之间,记忆的幽明缝隙挤出了一些质朴的脸庞。安德烈.维斯多姆、杰克.罗宾逊、劳瑞·达拉瓦里、亚当.摩根还有考迪大队长,他们微笑着站在一起。这些人现在在哪儿呢?我无从得知。是的,我抓住了机会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;可是大部分这些普普通通和我一样渴望着成功和幸福的兄弟们,还挤在下水道里。王尔德说:“我们都生活在下水道里,但依然有人夜夜仰望天空。”我觉得不准确,我觉得这世上大部分人生活在下水道里,仰望着的是小部分人在窨井盖上投下的手电筒的微光。


“万岁,万岁,曼苏尔酋长万岁,英社万岁!”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所产生的愉快的震颤,充斥着礼堂内外。在台上站着颤颤巍巍的中国太阳孙继海,越发佝偻矮的快似霍比特人的老莱特.菲利普斯,牙都掉光了的理查德.邓恩,还是一脸流氓样的乔伊.巴顿等等等等。他们正等待着曼苏尔酋长给他们配发勋章。而此时我又想起了维斯多姆他们,想起了他们微笑站在一起的那张画面里,还有我。瞬间眼前一片模糊,泪流满面。

[授转]终于,终于,我昂起了自己骄傲的头颅!

原作者追逐风的昆德拉,写于20181212利物浦小胜那不勒斯成功出线赛后。

预警:讽刺极端而嘴臭的阿森纳球迷,不代表所有人;利物浦球迷称号自嘲;戾气极重


天气冰凉,置身于廉租房这狭小的空间里,如在冰窖中一般,四面的墙斑斑驳驳,在弥漫着semen味道的室内孤独伫立。吸光了最后一根烟,拉起了裤子拉链,我撸了撸熬红的双眼,愤愤的咒骂道:“马桶又赢了,妈的,天杀的。”


哎,明天还要去搬砖,可天已经快亮了,睡一觉并不现实,况且原来想看利物浦笑话的目的没有实现,心里如堵了一块大石,滞闷难解。看了看英超积分榜,心头更气了,就因为差了几个净胜球就不能排在第四这个最喜欢的位置上,难受至极!忍不了忍不了了,我愤然擦了擦肮脏的电脑屏幕,打开贴吧的同时翘起兰花指剔了剔发黄的牙。



利物浦范戴克一张铲人的图片赫然出现在我面前,咦,怎么我看比赛的时候没有看到这画面呢,额,好像那时候我打开了E盘于是错过了。剧烈的愤怒裹挟着我,怒气使我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颤动。我发帖了:范戴克这个脏B,早就该红牌罚下去了;马桶真是最最恶心的球队;活该萨拉赫欧冠决赛被废!



打完了这些字,我心满意足的笑了,胸膛里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快感。看了看赛程,后天有欧联杯,早就提前出线。欧联杯才适合我们踢嘛,虐菜刚刚的,自豪之情如太阳般温煦了冰冷的房间。我吞了口吐沫,舔了舔发干开裂的嘴唇,穿上了丝袜,抹上了唇膏。望着镜中的自己,我微笑的高昂起头颅来,情不自禁的高呼:“天使啊,爱美丽!”

[授转]二零零八年的泰恩-威尔郡少年

原作者追逐风的昆德拉,写于20181217对阵曼联赛后

预警:部分贴吧哼黑梗

我上场的时候,大局已定,心里几无负担,就像无需担心空钱包被盗一样,终于不用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了。我斜睨了一眼范迪克这傻大个。“what!”这家伙居然把队长袖标让凯塔这挤眉弄眼的小厮带过来!你自己没长腿啊,知不知道什么叫Respect?Respect,Respect!是不是要隔壁教练席那家伙教教你?就好像睡了我的女人,不和我道歉也罢了,还让隔壁黑老王摸一下还给我,岂有此理。

顿时火冒三丈,浑身每根毛细血管都在嚎叫,你个苏里南乡巴佬!周中欧冠,已经明目张胆的挑衅我的权威,被我严正斥退,今日又来这番,是亡我亨队之心不死啊。还笼络了马内,这个脸黑魆魆的家伙,露个大白牙,整天傻呵呵地说我骄傲,我骄傲,也不知道你整天骄傲点什么。可别欺人太甚了,天下是我的,我不给,你不能抢。就是阿诺德这太子,我说废也就废了,信不信,啊?(我自己都不信)

气冲冲上了场,对方一个大脚就开过来了,打我个立足未稳啊。我心头狂跳,我旋转,跳跃,闭着眼,妈呀,还是冒顶了。将错就错,落地之时,运气至臀部,霎时闷雷阵阵,那费莱尼吓得抱头鼠窜,一脚射门偏到角旗区,砸到了一位我忠实的粉丝保安。兄弟,对不住了,让你被爆头了,我已经在INS上@了你,送出我今日原味球裤与你。

毕竟还是有点尴尬,我仿佛瞥见了那苏里南傻大个蔑视的眼神。我发挥起阿Q精神,我可是世界前5B2B啊!顿时,信心大增,大步流星杀向前场,一顿操作猛如虎,最后一脚轰上看台。怎么办,这下丢人丢大了,怎么解释?这无论如何都是一脚射门啊。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,偶尔扇动几下翅膀,在我脚下生成了风暴?或是目标锁定看台上奄奄一息的狒狒?还是这是一脚形而上学的射门?

我神思恍惚,满面愧色。谈到形而上学,我想起了二零零八年的泰恩-威尔郡少年。他不停地在我内心无意识的深处奔跑,不停地跑,不停地跑,就像安迪罗伯逊那样。我看不清他的面目,我只记得他沿着威尔河,朝着西天绯红的晚霞奔跑。我和他擦肩而过。他停下来回过身追上我,笑着和我搭话:“嘿,我认识你,你是乔丹,你的发蜡很不错,是拉拉纳用的那款吗?”“不知道,我和他除了肉体以外,没什么交流。你用的发蜡也不错哟”“我的嘛,是形而上学的发蜡”。他笑笑,这个二零零八年的泰恩-威尔郡少年便跑开了。

1952年8月,阿尔贝加缪和让.保罗.萨特断绝了友谊,而讽刺的是,这两位存在主义大师的书籍正肩并肩的排在我书橱的角落,隔开他们的,是一张老照片,那上面有我和拉拉纳,我们笑靥如花。

当我成为利物浦队长的时候,当我成为英格兰队长的时候,当我被口诛笔伐无地自容的时候,当我信心全无彷徨迷茫的时候,我脑海里就想起那个二零零八年的泰恩-威尔郡少年,他一直一直,在泰恩-威尔郡桑德兰市威尔河边向着夕阳奔跑,永无停息。